深圳市福田区火山诉讼服务中心在线咨询服务
您当前的位置 您的位置: 首页 > 索赔资讯

​股票索赔将有重大变化

日期:2022-08-15 浏览: 96 栏目:索赔资讯

时至今日,很多股民朋友仍不知投资了具有虚假陈述行为的上市公司的股票、债券,因此遭受的投资损失在契合条件范围内可主张民事侵权赔偿。为促进资本市场展开和真实维护投资者利益,2022年1月21日晚,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法释〔2022〕2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侵权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则》(以下简称“22新司法解释”)。理论上,22新司法解释是对早已退役近20年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则》法释[2003]2号(以下简称“03司法解释”)的严重增减和修订。




22新司法解释作为投资者索赔最重要的依据之一,将对之后的中小投资者股票索赔产生严重影响,本所长期努力于中小投资者股票索赔的证券维权律师,将为您以22新司法解释对比03司法解释的重要变化作律师解读。解读仅代表律师个人观念,如有错误在所难免,若有不同观念或批判建议的,欢迎交流指正。



律师解读:22新司法解释删除了“投资人以自己遭到虚假陈述损伤为由,依据有关机关的行政处分决议或者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判文书,对虚假陈述行为人提起的民事赔偿诉讼”,取消了法院受理立案前置程序。即提起证券虚假陈述义务纠葛诉讼不再设置行政处分或刑事处分为前置条件,这也是自2015年12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当前商事审问工作中的若干细致问题》中提出根据立案注销司法解释规则,因虚假陈述、内情买卖和市场支配行为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立案受理时不再以监管部门的行政处分和生效的刑事裁判文书认定为前置条件以来,针对实务中仍有少数法院恳求立案提交前置处分证明而备受争议的情况下,本次名正言顺地经过司法解释的方式予以明白。笔者以为,取消前置程序必对投资者的举证和代理律师的专业水准恳求更高。




(二)


增加信息披露盈利预测展开规划等预测性信息与理论运营存在严重差异,普通不构成虚假陈述。




律师解读:22新司法解释增设了“信息披露盈利预测展开规划等预测性信息”披露的规则,明白了普通的预测严重差异不构成虚假陈述行为,但是信息披露义务人业绩严重变脸依据未及时实行更正的,有望获得义务人构成虚假陈述的支持。这一规则,显然是为了应对部分上市公司业绩严重变脸,给市场构成恶劣影响的行为留下判罚依据。当然,也是对信息披露义务人的信息依法依规及时披露提出了更高恳求。




(三)


增加“虚假陈述严重性”概念以及“虚假陈述行为招致相关证券市场买卖价钱或买卖量明显变化才具有严重性”。




律师解读:本条为22新司法解释严重新增条款,增加了“虚假陈述严重性”概念以及“虚假陈述行为招致相关证券市场买卖价钱或买卖量明显变化才具有严重性”。置信本条规则的增设初衷是为了论证虚假陈述侵权行为更客观、更市场化,但是笔者更置信本条规则将会成为各被告上市公司的严重抗辩理由之一。




(四)


将“在诱多型虚假陈述中买入了相关证券,或者在诱空型虚假陈述中卖出了相关证券”亦认定为具有因果关系,即契合条件的做多做空都可能被认定为具有因果关系。




律师解读:22新司法解释不再是03司法解释笼统的定义为“卖出该证券发作亏损,或者因持续持有该证券而产生亏损”具有因果关系,而是根据证券市场理论情况,将“诱多型虚假陈述中买入了相关证券,或者在诱空型虚假陈述中卖出了相关证券”亦认定为具有因果关系,即契合条件的做多做空都可以被认定为具有因果关系,从而因虚假陈述诱多诱空的侵权行为构成的亏损,都有望获得赔偿。




(五)


即使信息披露义务人构成虚假陈述,但是投资者是出于“收购、严重资产重组等其他严重事情的影响”而买卖该证券的,也认定买卖因果关系不成立。




律师解读:本条为严重新增条款,即使信息披露义务人构成虚假陈述,但是投资者是出于“收购、严重资产重组等其他严重事情的影响”而买卖该证券的,也认定该买卖因果关系不成立。另外,如何判定“其他严重事情”不是“虚假陈述”影响呢?可见,这又是一条信息披露义务人的严重抗辩理由。相对的,投资者的可索赔的情形范围显然在减少。




(六)


明白独立董事免责抗辩事由,回应独立董事辞职潮。




律师解读:2021年,广州中院审理的影响庞大的“康美药业”虚假陈述义务纠葛案董监高被判承担连带赔偿义务,给证券市场构成了大逃亡般的“独董辞职潮”。本次经过司法解释的方式明白独立董事免责抗辩事由,也是给证券市场独董群体们“一剂镇静剂”。独立董事制度作为一项舶来制度,仍将继续发挥作用。

新增的主要内容有:


一、是扩展了司法解释的适用范围,除了证券买卖所、国务院批准的其他全国性证券买卖场所之外,在依法设立的区域性股权市场中发作的虚假陈述行为,也可参照适用本规则,完成打击证券发行、买卖中虚假陈述行为的市场全掩盖。


 


细致表如今《规则》的第一条,“……按照国务院规则设立的区域性股权市场中发作的虚假陈述侵权民事赔偿案件,可以参照适用本规则。”


 


由于在司法理论中各中央存在多种方式的买卖市场。对“区域性股权市场”的明白就显得格外重要。笔者在从业过程中就遇到过贵州场外机构间市场。在该市场以供应链金融产品为主,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就是以应收账款作为抵押物,发行的公司债券。那么该市场能否属于“区域性股权市场”将会决议在该市场买卖的产品是适用新《规则》。


 


笔者从2017年7月1日施行的《区域性股权市场监视管理试行办法》第三条中隐约窥探了关于“区域性股权市场”的范围。即,“区域性股权市场是为其所在省级行政区域内中小微企业证券非公开发行、转让及相关活动提供设备与效劳的场所。除区域性股权市场外,中央其他各类买卖场所不得组织证券发行和转让活动。”


 


根据这一条的规则,贵州场外机构间市场及提供类似发行、转让及相关活动的场所应当被认定为属于新《规则》中的“区域性股权市场”,并适用新《规则》。


 


二、是废弃前置程序,即人民法院受理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不再以行政或刑事处置为前提条件,便当了人民群众提起诉讼。


 


证券市场的侵权民事赔偿案件具有当事人众多、证据取得困难、专业学问复杂等特性,在我国证券市场展开的早期阶段,为减轻投资者的举证担负,根据当时的立法和司法理论情况,原司法解释第六条规则了前置程序,即人民法院受理虚假陈述纠葛案件,以该虚假陈述行为曾经行政处分或刑事裁判文书认定为前提。从理论效果看,前置程序在减轻被告举证义务、防范滥诉、统一行政处分与司法裁判标准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与此同时,前置程序也存在投资者诉权保证缺乏、权益完成周期过长等问题,需求在制度层面中止改进。


 


在充分研讨各方意见的基础上,《规则》第二条从正反两个方面予以明白:首先,被告提起证券虚假陈述侵权民事赔偿诉讼,只需契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则并提交相应证据,人民法院就应当予以受理;其次,人民法院在案件受理后,不得仅以虚假陈述未经监管部门行政处分或者人民法院生效刑事判决认定为由裁定不予受理。


不过,为了防范没有事实根据的滥诉行为,《规则》第二条恳求被告提起诉讼时,必需提交信息披露义务人实施虚假陈述的相关证据,以及被告因虚假陈述中止买卖的凭证及投资损失等相关证据。

为了缓和《证券法》严厉连带义务构成的不公平结果,个别法院创造了 “比例连带义务”概念,即证券中介机构在一定比例内(司法理论大多低于30%)与信息披露义务人承担连带赔偿义务。有关做法缺乏《证券法》或其他法律依据,与通常的侵权义务法理也不符,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但是在《虚假陈述规则》第13条出台以后,上述在一定程度上会伤害侵权法体系严谨性的做法曾经不再必要。而且,由于未来证券中介机构仅在“严重过失”时才承担连带义务,假设一方面认定其存在严重过失,另一方面又仅恳求其承担较低比例的连带义务,逻辑上言行分歧。因此,有理由以为“比例连带义务”的适用场景会变少。假设适用,主要不再由于证券中介机构的过错,而是受因果关系、损失认定的影响。




综上,《虚假陈述规则》第13条改动了此前《证券法》“0或1”证券中介机构义务承担方式,允许裁判者根据过错大小认定恰当义务,对构建愈加精细、合理的虚假陈述义务体系具有重要意义。